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根深的博客

树老根深,人老心嫩。

 
 
 

日志

 
 

2012年02月25日  

2012-02-25 19:44:51|  分类: 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如果我们想到,人生享乐之碗竟是这麽小,人们这麽快就会感动得热泪盈眶,在不可压抑的对无限的渴求中,这麽容易就喝光这碗中的残渣,我们就不再耻于从茶碗里做大文章了。


 
    人们已经做了更坏的事情。
 
    在对酒神的崇拜中,我们奉献的无可数计。我们甚至不惜美化沾满血污的战神的形象。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献身于茶叶女神,陶然于从她的祭坛里流出来的同情的暖流之中呢?在乳白色瓷器中的液体琥珀里,精于茶道的人将品尝到孔子的惬意的宁静,老子的犀利淋漓,以及释迦牟尼那飘渺的风韵。
 
    不能感到自己的伟大处的渺小的人常常看不见别人的渺小处的伟大。
 
                ——摘选《说茶》第一章 “人情的碗”  冈仓天心 著  张唤民 译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俗话说,这个人“没茶气”,意思是说他在自己的人生经历中,对亦庄亦谐的趣味非常愚钝。而对那种无视人间的悲剧,随感情冲动而放荡不羁的唯美主义者,我们则非难他“茶气过重”。。。
 
    。。。让我们啜一口香茶吧。午后之光辉耀着竹林,泉水淙淙欢跃,松林的风声在茶壶中飒飒回响。让我们沉浸于瞬息之梦,逗留于事物美丽的虚幻(foolishness)之中吧。
 
                 ——摘选《说茶》第一章 “人情的碗”  冈仓天心 著  张唤民 译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茶是一件艺术作品,它的高贵的气质只有大师之手才能得到。
 
    我们有质量好的茶和质量坏的茶,就象我们有好的绘画和坏的绘画一样,而往往我们有的是后者。
    制作好茶并没有什么单一的诀窍,就像创作提香或雪村那样的作品没有什么规则一样。
    每一种茶叶制法都有它的个性,它对水和热的特别的亲和性,它保存着的遗传记忆,还有它独特的表现方法。真的美必定存在于制法之中。
 
    由于社会总是不能承认这种艺术和生活的简单而又基本的法则,我们怎能不承受巨大损失呢?宋代诗人李竹嬾曾悲叹世上的三件最为可悲的事情:伪教育耽误了好青年,俗气的赞赏贬低了名画的价值,拙劣的技术糟蹋了好茶。
 
    像艺术一样,茶有它不同的时代和流派。
    它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主要时期:煎茶、抹茶和淹茶(即煮茶、沏末茶和沏茶叶)。我们现代人属于最后这一个流派。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品茶的各种方法表现了流行这些方法的各个时代的精神。因为生活既是表现,我们的无意识行为正是我们最隐秘的思想的不断的表露。
    孔子曰:“人焉廋哉。”也许因为我们没有什麽伟大的东西可以隐藏,所以我们才过多地在小事情上显示了自己。
    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就像哲学和诗的精华一样表述着人的理想。甚至于像对葡萄酒的不用爱好表明了欧洲不同时代和不同国民的各不相同的特质一样,关于茶的不同理想标志着东方文化的不同情调。煮的团茶,搅的粉茶,沏的叶茶标志着中国的唐朝、宋朝和明朝各自特有的感情方式。如果我们可以借用常被滥用的艺术分类术语,我们大体上可以把它们称作:茶的古典派,茶的浪漫派和茶的自然派。
  对于后来的中国人,茶仅仅是一种可口的饮料,但决不是理想。国家的长期灾难夺去了他们品尝生命的意义的兴趣,他们变得现代化,即变得老成而又清醒。他们失去了对使诗人和古人永远年轻和生机勃勃的幻想的崇高信念。
    他们是一些折衷主义者,温和地接受宇宙的传统。他们玩弄自然,但却不肯屈尊去征服或崇拜她。他们的茶叶带着令人惊异的花似的芳香,但是,在他们的茶杯中已经再也找不到唐、宋时代的茶道仪式那样的浪漫了。
 
    茶室是现实这一荒凉的沙漠中的一块绿洲。疲惫的旅人可以相聚在这里共饮艺术鉴赏的泉水。
    茶的仪式是即兴剧,它的情节由茶、花和绘画编织而成。没有一点色彩破坏茶室的色调,没有一个响声打破事物的节奏,没有一个动作闯入这里的和谐,没有一个词汇扰乱四周的统一,一切行动都进行得那么单纯和自然——这就是茶的仪式的目的。不可思议的是它常常成功。
    这一切的背后潜隐着微妙的哲学。茶道是道教的化身。
 
                ——摘选《说茶》第二章 “茶的诸流派”  冈仓天心 著  张唤民 译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生活的艺术在于针对着我们的环境做不断的调整。
 
    道教原封不动地接受俗世,它与儒教和佛教不同,它试图在我们这个令人悲叹的世界中发现美。
    宋代有“三人尝醋”这样一个寓言,生动地说明了三种教义的倾向。释迦牟尼、孔子和老子曾经站在一坛子醋——生活的象征——面前,每个人都用手指蘸醋之后放在嘴里品尝。
 
    注重事实的孔子说。醋是酸的;佛祖说,它是苦的;而老子说,它是甜的。
 
    。。。除与我们的精神活动相关的事物之外,没有真实。第六代祖师慧能曾见两个僧人观看塔顶的旗帜在风中飞扬。一个说:“这是风在飞扬”。另一个说“这是旗帜在飞扬”。然而慧能对他们解释说,真正在运动着的既不是风,也不是旗帜,而是他们心中的什麽东西。。。
 
                     ——摘选《说茶》第三章  “道和禅”  冈仓天心 著  张唤民 译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除去壶中水的沸腾声以外,再没有声音打破茶室中的安静。。。水沸声里藏世界。。。从这种音响中,可以听到水雾中瀑布的回声,远处惊涛拍岸的回声,暴风雨拍打竹林的回声,或者远处松涛鸣响。。。
 
    。。。他一边说一边走进庭园,他摇着树,摇落片片秋锦——金色和红色的树叶!他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干净,还有美和自然。。。
 
    。。。在茶室里,无常是由茅草屋顶,纤细脆弱的支柱,没有份量的竹子支撑,表面上漫不经心地选择平凡的材料所表现出来的。。。永恒只能在精神中发现,这个精神具现在这个简单的环境中,并用自己的精美的微光来美化周围的一切。。。
 
                  ——摘选《说茶》第四章  “茶室”  冈仓天心 著  张唤民 译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真正爱花人是那些在花的故乡拜访花的人。
 
    像陶渊明,他坐在破旧的竹篱笆前和菊谈心。或者像林和靖,当他留连于微明的西湖边的梅花丛中时,便忘情于神秘的花香之中。
 
    据说周茂叔眠于船中,因此他的梦便和荷花的梦融成一体。
    这也正是光明皇后——奈良时代最有声誉的君主之一——所有的精神。她在诗歌中写道:“花木本佛体,枝叶如手臂,劝君莫采摘,敬花如敬神”。。。
 
    。。。他们让花去讲述自己的故事。冬末时进入茶室,你会看到纤细的野樱枝正在伴着抽芽的山茶,它们是将逝的冬季的挽歌和新春的预言。。。
 
    如果你在夏日酷暑的中午进入茶室,你会在壁龛的阴凉中发现吊着的花瓶中有一支滴露的百合,仿佛在嘲笑人生的愚笨。。。
 
                    ——摘选《说茶》第六章  “花”  冈仓天心 著  张唤民 译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水之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